前世500次的擦肩而过,才换来今生的一次回首一笑。可知相识不易,得来更不易。灯下相看,品茗相对,则是千年修来的缘分。人世之虚空,于方处渐圆,在空处寻有,在失里看得,在情深处执手竟无言。在佛前的古灯上,挥舞轻薄的翅膀,盘旋、坠落,既而为青烟、为尘埃。

是错失将彼此遗落,而失却后依然未能相忘。于是在这一季再于荷瑭内相见,你为华莲,香远益清,因水的缘故,我已为塘泥,静静的守在水底,烟波三尺,仍是不曾逾越的距离。

夜来深处,明月倾泻,皎洁如银。而此回我一袭轻衫,一骑彪骏,于大漠边缘踏夜,离离草色,远旷杨林,将孤寂染如血色之红。而此时你于江南,剪烛西窗,素手调琴,丝丝清韵满园。偶然的一阵风吹过,你不曾留意,它来自大漠边关。

缘定三生,只是刻在石头上的三到痕,渐渐的,都会遗忘,也许下一回,已成为路人。

我本是尘埃,奈何飘过了湘妃落泪的竹林,所以拾取了一颗眼泪。不是那一阵风吹过,也不会有这颗洁如琉璃的心。

因风而起的缘故,再次飘落,是佛像的手心。佛起拈花指之手势,闭目合唇未言。而内外之清净,法度之澄明,昭然偈言。金刚经言:若诸众生,本来成佛,何故复有,一切无明?若诸无明,众生本有,何因缘故,如来复说,本来成佛?

本来成佛?所以应空其心,空其欲,空其求?而我依然只是尘埃,尽管是佛手中的尘埃。

梦中,幻觉。终于明白,前世我只是一只飞蛾,贪恋佛前之清灯,才为尘埃。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菩提之树,明镜镜台,是有?是无?亦或只是尘埃。

原文地址:http://anming.bokele.com/?CH=5253&ViewID=24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