灞桥柳



今天听“陈小奇二十年作品精选”时,《灞桥柳》给我一种特别的感觉,也许我是一个伤感的人,对这样的伤感的歌也就更有共鸣。听听吧...

边听边看吧,这首网上的效果不大好,将就一下吧。
[audio:http://www.joezhou.net/music/BaQiaoNiu.mp3]

下面找了一些相关的资料,了解一下灞桥。

清明时节雨蒙蒙 灞柳风雪念故人
灞桥
长安东南三十里处有一条灞水,汉文帝葬于此,遂称灞陵,水边有灞陵亭。唐代人们出长安东门相送亲友,常在这里分手。因此灞陵亭在唐诗里常和别离联系在一起。李白有《灞陵行送别》诗:“送君灞陵亭,灞水流浩浩。上有无花之古树,下有伤心之春草。”罗隐的《柳》亦写出了唐人在灞亭送别的景象,灞岸晴来送别忙,相偎相依不胜春。”

哭霸桥

灞水 灞柳 古灞桥
题注:2004年4月9日,历经沧桑的古灞桥在大型工程机械的施工中黯然倒下,围绕古灞桥的拆不拆的纷争告一段落。一段时期以来,许多学者、知名人士、普通市民朋友,在参与讨论的同时,纷纷到古桥摄影留念;在拆除过程中,许多市民在惋惜感叹的同时含泪送别这一见证历史的灞桥。作者在灞桥工作生活了18年,对灞桥怀有深厚的感情,和广大朋友一样,热爱灞桥、眷恋灞桥、情系灞桥,遂写一文留做纪念。

灞水
说到灞桥,就必须说到灞水,因为灞桥因灞水而建,在中国的文字里,因河流而造字的不多,为100公里的小河流造字更少,惟独灞水享受了这样的待遇。

灞水原名滋水。公元前659年秦穆公称霸西戎,欲显其威,将滋水改名霸水,后人们又称为灞水或者灞河。

灞河发源于蓝田县东秦岭北麓,渭南与华县交界处的简峪岭南九道沟,河道全长104公里,流域面积2581平方公里,上游有较大的支流清峪、倒沟峪、清河、辋峪等4条河流汇入,下游有浐河于光大门村汇入。灞河后向北流10公里后注入渭河。

灞河河源在秦岭山区,上游河床平均比降0.9%,洪水猛涨迅落,水流湍急;中游为平原弯曲型河道,河床为宽浅式断面,河道比降为0.235%;下游较缓,河道比降为0.158%,河床泥沙粒经随河床比降而变化,浐灞交汇口以上至灞桥新桥段为粗沙,新桥以上为砾石粗砂。

灞河流域为暖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四季分明,冬夏温差较大,冬寒干燥少雨,春暖多变生温快,夏热多雨有伏旱,秋凉气爽阴雨多。年平均气温为13.3度,年平均降雨量833毫米,灞河的年平均经流量为每秒16.8立方米,最大洪峰流量为每秒2900立方米。

在远古时期,灞河四季清澈,上游河床湍急,加上外营力等因素,把大量的砂石带到下游,使灞河河床逐步升高,由于灞水顺流而下带来大量砂石。到了现代,灞河为建筑业提供了优质的砂石,砂石为灞桥地区的经济带来巨大的效益,由于人为的过度开发,使得灞桥附近的河床显著下降,古灞桥、陇海铁路灞河大桥的桥基裸露,为灞桥埋下了隐患。

灞柳

灞柳因灞水而名,长安作为我国历史上建都最长的古都,历经十三代王朝,建都一千多年。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长安作为京畿,灞桥自然成为战略要地,出入长安,必经灞桥。加之灞桥地处长安,又是帝王皇室的休闲娱乐场所,早在周秦汉唐就广植柳树,因此灞桥柳在隋唐成为文人墨客歌咏之物,折柳送别成为长安一景,于是便有了“都人送客到此,折柳赠别因此”的风气,形成了“灞柳风雪扑满面”长安八景。

〈西安府志〉记载:灞桥两岸,筑堤五里,栽柳万株,游人肩摩毂击,为长安之壮观。每当春意盎然、春风扑面之际,柳絮漫天飞舞,烟雾蒙蒙,成了长安灞桥一大景观。唐朝时候,在灞桥设有驿站,称作“灞亭”,人们多来此处迎送宾客,依依话别。灞水、灞柳、灞桥、灞亭,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为之倾倒,生死离别、离愁别绪、诗情才气在这个地方表现的淋漓尽致,有诗为证:鸣鞭落日禁城东,渭水清烟灞上风。都旁柳阴回首望,春天楼阁五云中。杨柳含烟灞岸春,年年攀折为行人,好风倘借低枝便,莫遣清丝扫路尘。

当代词作家陈小奇,谱写一首歌曲《灞桥柳》,脍炙人口,流行乐坛,充分表现了灞桥柳的魅力,集中描写折柳相赠的哀愁:灞桥柳 灞桥柳,拂不去烟尘系不住愁,我人在阳春,心在那深秋,你可知无奈的风霜,它怎样在我脸上留。灞桥柳 灞桥柳,遮得住泪眼,牵不住手,我人在梦中,心在那别后,你可知古老的秦腔 它并非只是一杯酒。啊,灞桥柳。

灞 桥

在灞河上筑桥是历史的进步,是社会文明的表现。历史最早修灞桥要数春秋时期秦穆公,他将滋水改为灞水,并修了桥,这便是早期的灞桥。 在战国时期,秦始皇灭六国,他的军队大多都是经灞桥出入的,秦末陈胜吴广起义以及后来楚汉相争,灞桥及其周围地区仍是兵家重地。当年刘邦率军大破秦兵,秦二世侄公子婴前往投降,就在灞桥之西。

西汉立都于长安,灞桥在长安城东10余公里,地位尤为显要。西汉的灞桥,长时间以石为梁,后来改为木梁。到了隋文帝时,重修灞桥,仍用古梁。其遗址就在古灞桥南100米处,且保存完好,该桥的发现是1994年全国文物十大发现之一。
唐宋以后,灞桥声名日隆,附近遍植翠柳。阳春三月,柳絮飞舞,纷纷扬扬,宛似雪飘,遂有“灞柳风雪”之美称,并被列为关中八景之一。灞桥的西南桥头,至今还存有一村,名曰“柳巷”。

隋唐之后,灞桥屡有建毁。清道光十三年(公元1833年)重建了石轴柱木梁桥,即古桥的前身。1936年,张学良的东北军就是通过这座古桥去临潼捉蒋的,古桥也因此成为“西安事变”重要的历史“见证人”。

古灞桥堪称中国古代木、石梁桥的典范。1957年改建清代重建的古灞桥时,专家鉴定:原墩完好,不必更换。只是在桥墩和桥面上浇灌了钢筋混凝土。改建后的灞桥(即现在的老桥)全桥64孔,总长389米。

解放后,在古灞桥的基础上,国家投资修建了陇海铁路灞河大桥(2002年6月9日,该桥毁于洪水,9月在原址北10米处新建大桥一座)、战备路灞河公路桥,灞河公路新桥、西临高速公路灞河大桥、西康铁路灞河大桥、西蓝高速公路灞河大桥、绕城高速公路灞河一桥二桥等,灞桥的增多反映了社会的进步,但古桥的存在,又为灞桥增添了一景,灞桥区人民政府规划设计了《灞河城市段综合治理工程》并正在实施,《灞柳风雪园》、〈灞柳生态世纪园〉也已经启动,在这样的情况下,古灞桥的拆除无疑给人们留下的深深的遗憾,我们在渴望灞桥发展的同时,希望保留灞水、灞柳、灞桥赋予灞桥人民的文化底蕴。

  • No Comments Yet

添加新评论 »

captch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