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的移动学习研究和实践,戴松林发现国内很多企业在完成了移动学习的“平台搭建”和“内容建设”后,往往不知道路在何方,深度经营和持续化都成了问题。纵观近十年的移动学习发展,戴松林认为,从管理到运营是未来企业移动学习发展的必由之路,经历从无到有的飞跃之后,从“有到优”将是企业下一步思考的重点,而如何做“优”,平台的管理者需要以产品经理的思维重新设计移动学习的生命周期,思考作为一款移动互联网产品的运营法则,戴松林最近琢磨六个互联网思维在运营中的应用,在此抛砖引玉,期待更多探讨。

一、平台思维

平台思维倡导开放、共享、共赢,它的精髓在于打造多主体的共赢共利生态圈。其中对组织的要求是要变“他组织”为“自组织”,“他组织”永远听命于别人,“自组织”是自己来创新。在现代企业中,学习型组织的创建需要企业由上至下都有强烈的主动学习意愿,由“要我学”的被动式学习向“我要学”的主动式学习转变,变“他组织”为“自组织”。对于企业移动学习运营者来说,移动学习平台的运转靠的不是平台管理人员单方面的内容搜集和发布,而应该本着开放、共享、共赢的原则鼓励更多学习者的UGC,调动所有学习者的参与感,如鼓励学习者自制课件进行分享、搭建开放社区,鼓励学习者在社区内创建问题,发起讨论等。一句话,移动学习的平台思维要点是:组织者搭台,学习者唱戏。

二、用户导向

用户导向是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即一切的出发点以用户为中心,关注用户体验和兜售用户的参与感。在企业的移动学习平台上有两类用户:一类是平台的管理者或者运营者,如何让这类人能够便捷地发起活动,便捷地管理平台数据非常重要;第二类是拥有强烈学习刚需的学习者,如何激发这类人群的学习兴趣、让大家愿意到平台上来,对平台上的内容和活动形式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一方面在内容的设计上保证刚需、接地气,确保所有内容都是基于学习者需求设计,深度嵌入业务流程,融入工作实景;另一方面在形式的设计上有趣、好玩,满足非正式学习的“轻应用”特点,如文本内容尽量图表化,与时下较为流行的网络语言、活动设计与热门事件结合、降低参与门槛,如投票、问答、直播、微互动等。

三、策划思维

运营策划是管理互联网产品的一项重要工作。移动学习平台的运营中,需要首先厘清两类平台使用者的角色定位,问鼎云学习认为,运营者的角色非常重要,很多企业把这类人员定义为内容的编辑和发布者,其实这只是平台管理者最初级的工作,更重要的工作应该是发挥策划的职责,策划内容,让内容更体系化、更有趣、更易于学习者学习;此外还需要策划各种吸引学习者访问的活动,如投票、抢单、调研、闯关游戏等活动,提高平台的活跃度等。蓝凌研究院院长夏敬华博士曾创新性地用扑克中的三张牌概括了知识管理运营的三个要点,它在以知识学习为主体的移动学习平台上也非常适用。这三个要点分别为:“J”,首先把用户勾到知识管理平台上,然后出“Q”,再用圈子或是移动APP等多种手段圈住(“Q”)客户,最后再打“K”,“K”掉价值不高的知识,让优秀的知识沉淀为企业的知识资产。在移动学习平台运营中,如何吸引学习者来到平台,如何留住平台上的忠实粉丝,如何在第一波热潮中洗牌,沉淀出一批精致的课程内容和活动,需要运营者能够更多地站在策划的角度进行探索。

四、游戏化思维

近几年,游戏化无论在企业管理还是培训学习中都得到了诸多的关注,业内也将游戏化作为未来企业培训发展的趋势之一。关于游戏化思维在移动学习平台中的应用,最近听搜狐畅游知识管理总监陈利华的互联网学习运营演讲颇受启发。他特别呼吁运营者关注学习设计中的“玩法”,以设计游戏产品的思维设计学习活动,通过游戏的设计把学习者的参与感和情绪调动起来,提升用户黏性。在陈老师看来,运营学习平台和设计游戏产品有很多共通之处,其中,游戏中的任务系统、每一个游戏动作的量化评估系统和及时反馈机制都非常适合在学习平台借鉴。如在移动学习平台的管理上,如何让学习者明确自己的学习任务,并清楚每一次的学习行为所产生的量化结果,进而及时反馈值得思考。

五、大数据思维

大数据可以实现学习管理的科学导向和自然演化。其中的三个思维在移动学习平台上非常适用。第一,定量思维,即提供更多描述性的信息,其原则是一切皆可测,不仅学习行为可以数据化、学习偏好和学习内容都可以实现数据化的呈现;第二,相关思维,一切皆可连,寻找不同数据之间的相关性,从而发现移动学习平台上不同层级与岗位学习者的群体特点和认知倾向,为更精准的活动设计和内容规划做参考;第三,实验思维,一切皆可试,大数据所带来的信息可以帮助平台运营者制定学习传播策略。这个思维在电商购物中受到了非常大的效果,研究发现,在购物页面设置推荐功能可以有效提高产品的购买率和忠实客户数,这种推荐实验也非常适合移动学习平台借鉴,即通过适当的大数据挖掘完成学习推荐,提高学习者的活跃度和访问率。

六、社群思维

《长尾理论》作者克里斯·安德森认为: 20世纪的合作模式是企业模式,企业雇佣雇员,人们在同一个屋檐下,为了某个大目标而工作,而21世纪的合作模式是关于社群的,一定是“中心化“被边缘”,“自由组织”取代“结构化”。而影响这种变化的关键正是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精神。在社群思维里,社群拥有的并不是人群。它是比特世界中的“关系”、“连接”的集合,而不是源自世界中的“人”的集合。在移动学习平台上创建学习社群,需要聚集有着共同兴趣和共同任务的人群,鼓励人人为师,推动社群间的互动和交流,以问鼎云学习为例,同学圈功能在管理人员的培养项目中是一个非常大的亮点,这类人群因为已经具备一定的工作阅历和共同的管理经验,以案例研讨为形式的同学互动中迸发出了特别多的思维火花,也沉淀了一批管理工具和优秀课件。

最后,戴松林借用科幻小说《三体》的概念,高维文明攻击低维文明的武器是“降维”。如果将基于互联网思维的企业培训比作高维文明,那么传统培训思维就是低维文明。当高维文明的入侵者去管理边界、去组织流程、去实体课堂、去上传下达式的信息传播,将这些独立的维度损耗都降为零,低维文明所受的攻击无疑是毁灭性的,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和80、90后新人类涌入职场并充当中坚力量,传统培训的时代已经终结,基于互联网思维的社会化和非正式学习模式必将颠覆传统培训的生存逻辑,迎来真正的学习者“自适应”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