掐指一算,离别讲台的日子已经八年了,虽然一直在学校工作着,一直被人尊称着殷老师,可是那上讲台的激动,和上讲台的使命已荡然无存.
99年毕业那年,年轻,冲动,还有一点执着,我信心百倍的走了上讲台,成了一名小学四年级的语文教师.那时的老师讲课都需备课,也配有参考书,很多的讲课思路为了追求纯粹的升学已经固化在一个狭小的范围里.而我,是个倔人,那时的教务主任常批评我怎么备课不安规定标准,讲课也不按标准.我常说我的课堂我说了算,实际上我的课堂气氛很活跃,这是那时无人比拟的,我的课堂很公平,虽然心里也有对差生恨铁不成钢的气愤,可他们毕竟都是孩子,孩子总规是调节皮不听话的,怎么用老师的威严去压取他们的表面上的顺从.而那时刚接手的我的那个班是全校最差的一个班,虽然当时班级并不多,刚去那个学校时我是失落的,灰心的,我是学计算机的却落到一个如此的小学里去教语文,想想前途,眼前是黑暗的.
当生平第一次踏上讲台的那一刻,我突然的心跳加快,就这三尺讲台在瞬间让我感到了责任,让我感到神圣,下面坐的可是几十个孩子,正在学习的孩子,虽然他们有些并没有对学习产生浓厚的兴趣,可他们的父母却是在他们身上去体现着希望.而我站上这讲台意义着我将成为引领他们学习知识的排头兵.那一刻,我很激动,也很骄傲,我也能成为一名老师,虽然当时的环境并不让我满意.
以后的日子里,我和这群孩子一起的学习一起的玩耍,那时我的小班长徐小龙很会打乒乓球,可他也很调皮,课堂上经常不守纪律,可他却特别特别的聪明,也特别的活跃,那时他常说,殷老师,教你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乒乓球怎么你还是没进步,那时的学习委员徐华曼,很文静的一个小姑娘,也是我带班的好帮手,那时我是他们的班主任,这个小姑娘家庭条件不好,可她很刻苦,很刻苦,也很聪明,那时的音乐委员徐沙沙,小女孩很会唱歌跳舞,成绩也不错,可是有些太爱出风头了,因此,有些活动我常拒绝让她组织或是参加,小女孩那时对我还挺有意见,不明白她的老师为何对她这样,小孩子太爱出风头了不是好事,经常这样以后的人生路上更容易遇事时变得不可一击.还记得有个特让我烦心的徐非,用那时的话说,脑子生锈了,根本就转不动,在她身上我下了很多功夫,从手把手教她学写字,又从手把手教她读课文锻炼她的阅读力,手把手的教她怎样简单的去理解一个句子,一段话,到一篇作文.我的字写得不算很好,可粉笔字我觉得写得还不错,曾经读书时老师很反感写字差的同学,所以我每天都会给我的班一节课的时间去练习写字,我没有很好的方法,只是再二三的重复,小学生写字不要求快,横平竖直,写工整,课余的时间我会讲小故事给她们听,会和她们一起读书,她们也经常会把守里带的好吃的很乐意的分一半他们的殷老师.小学里写作文是很头疼的事,特别是四年级,是正式开始用段落连成作文的关键时期,当时我很苦恼,也没有更好的方法能给传授她们,只是每天我会让她们关查她们学校发生的一切,放学路上,平时生活里所有所有的事情,然后要求她们写成日记,即便日写只有一句话也要写,这是一种积累,写多了他们自然在作文中就有话说了,他们的日记我每天都会批改,一个错别字都不会漏掉,一定会要他们反复的读写.
教书三个月的时候,另一所中心小学的周校长对我很感兴趣,说我有一股劲,一股冲劲.一直给我做着思想工作要我过去,那里的条件确实要好很多,那里也更受上面领导的重视,老校长对我说,对你前途而言希望你过去,对学校而言舍不得你走,说心里话我想去,人都想往高处走,那时我没有马上走,我说带完这学期再决定.很兴慰那学期我没走,我的付出是值得的,那一年的期末考试,我们老师聚在另一所小学改卷时,因为一个校长的退休,所以曾经要我去他学校的那所校和说这期末语文组考试第一名要给那个即将退休的校长,可事实是那次的第一名是我带的班级,当时我很激动,很气愤,住都想有名气,更何况那是我凝聚了心血带出来的成果,我为什么要让,又凭什么要让,那时我才二十岁,我拍了桌子,我也和那个曾经要我去的校长争得面红耳赤,最终在其它老师的劝解下我还是让出了我付出努力应该得到的第一名.后来的饭桌上,我主动的敬了一杯酒给那个校长,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喝白酒,我一口气干了,因为我的冲动,也因为我的强出头,虽然我似乎有理,可有时情却能大于理,那次我是错了.
下一个学期我离开了我的班级,到了那个和我吵架的校长那里上班.上班的第一天校长对我说,看中的就是你的冲劲,谁都不怕的样子,离别原来的孩子算不上痛苦,可确真的是难受,付出的感情是不能收回的.十多年了,他们每一个人的影子一直存在我的记忆里.可最终还是让这个一直气重我的校长失望了,上了不到一个月的班我辞职了,我很不甘于自己的现状,我想去到外面的世界.一直也觉得挺对不起那个校长,没有带给他任何的业绩.
就这样,我结束了我一年的讲台生涯,也意味着一辈子的讲台生涯划上了句号.
而今还是在学校工作着,可却少了纯真与正直,更多的是商业化和势利.过去的日子再也回不来,过去的孩子却不会在我的记忆里消失,那可是我一辈子里最真心的岁月,更多的是可爱,可亲,可值得付出.这一刻很怀念她们,很怀念八年前那没有杂念的殷老师,再也回不去了!